bloodless x ardor

關於部落格

{土銀、慎}拌嘴

 

 

 

 

 

 

此篇為土銀文,並含H

 

 

 

「吵死了!要做的人也是你要嫌的人也是你!」   一名銀髮男人摀住自己的耳朵將某人的不滿一一否決掉。

 

「你還真敢講!誰在我的技巧下扭著腰?」    另一名男子的特徵極為普通(?)真的要說的話,他那雙讓人會畏懼三分的眼神,以及嘴上不饒人的個性,再加上時常的暴走狀態一不滿就拿刀砍人這些明顯的特徵都足以形容這個男人是這麼多采多姿。

 

「說了這麼多,可以把你的手從我身上拿開吧?」   銀時扯開土方的手,正要站起來時再下一秒被男人壓在那硬到不行的榻榻米,扳開雙腿往那柔軟的地方一撞。

 

「你.......................」     銀時的手無力的放在地上,眼前的人每當往前的撞擊就會發出淫穢的聲音。

 

「真看不出來你的身體上起來還挺不錯的嘛!」      土方用力的一挺,躺在地上的男人就咬牙的忍了過去,每一挺入就越深入。

 

「少麻煩了!要麻你就給我做!要不然就給我撤出去!!」     銀時故意(?)用手環著男人的脖子,土方似乎是被銀時的舉動驚訝到(??)忘記自己正在貫穿身下的美人兒(?)讀出他的話中有話之後,土方邪惡一笑「那就如你所願!」

 

將銀時的雙腿放在自己肩上,在度一挺,只是這一挺力道控制的不好,從大腿內側流出了濁色的液體。

 

 

> 「該死!為什麼會熱成這樣!!」

 

 

「你、啊....這、這什麼感覺?你在我的那個地方動了什麼手腳、啊啊....」     為了不讓銀時有機會(?)嘲笑自己,又挺了進去,瞬間頂到了最深處。

 

「該死...你的體內.....」     土方快速的撤出、挺入,完全失去自我的意識,而在下方的人只能因為撞擊的刺激過大而發出了呻吟,這天,在土方十四郎的房間非常的熱鬧(?),睡在隔壁房的男人將自己的棉被拉了起來蓋住自己的臉好壓低隔壁房間的呻吟還有些許的不明聲響。

 

「啊.........」   等到銀時醒來時,發現自己只蓋著一張棉被,旁邊還有個人的手正放在自己的身上,要坐起來卻全身無力的倒下,這個動作馬上就讓旁邊的土方醒了過來。

 

「全身沒力氣的你還有什麼地方可以讓你去?還不如給我乖乖躺在我旁邊!」    雖然最後三個字某個人可是說的很小聲,但躺在旁邊的人可是聽的一清二楚「真是不坦白的人!」

 

早上,山崎的手上拿了一套新的和服,敲了敲門,裡頭的人打開了門,並沒有全部的打開門,伸出手搶下那套和服。

 

「欸!銀時!起來了!!」     土方努力想搖醒睡死的人卻搖也搖不醒,只好將棉被拉開,自己動手幫他換衣服。

 

過了十分鐘後,銀時醒來了,只不過另一個人已經不在銀時旁邊了,那他跑哪裡去了?!

 

他躲到櫃子裡頭,從櫃子裡隱約還傳出「不行....他太美了....啊啊啊啊!!!乾脆我切腹自殺好了!!!!!!!」

 

至於坂田銀時本人呢?

 

一個人昏昏沉沉的走回自己租的房子,一邊走著一邊露出自己半邊的香肩,路上經過的男人不免都用著情色的眼光看著銀時,只可惜不敢下手,因為衣服背面繡著土方十四郎情人的字樣,當然啊...這種事情連土方十四郎也不知道,那究竟這些字樣是誰繡的,那就讓想知道的人去猜吧!

 

 

 

 

 

 

第一次的土銀文啊啊啊啊啊啊>口<!!

很興奮!!!我是被二十集影響的(炸)

雖然前幾集也有土銀的畫面,但二十集的影響力最大XDDDDDDˇ

看來我要打的配對越來越多了@ 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