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less x ardor

關於部落格
  • 5732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金】precious love(1)

 
 
 
 
*女裝月金有,
 
*希望不會棄坑(欸)
 
 
 
 
 
 
 
 
 
 
 
  片片白雪,美不勝收。
 
  數日前,日本氣象廳報導近日會有一場超級暴風雪襲來要民眾千萬不要外出,果然這則報導並沒有讓民眾失望太大,這次的積雪量足足有40公分之高。
 
  為了防止屋內的溫度驟降,事先開好暖爐是必要的。
 
  比起暖爐的溫度,躺在旁邊的大型暖爐似乎是比機器還要管用。感覺到懷中的青年正縮在他的懷裡動了幾下,月山伸手拉起棉被將金木仔細地裹在其中不讓一絲的冷空氣竄入。
 
  啊啊…下雪了。
 
  院子裡的樹被白雪染上另一層色彩,月山望著落地窗外的顏色不時又看著熟睡的愛人,他作夢也沒想到金木會提出想要同居的要求,於是立刻就動用所有的關係處理好房子和部分傢俱,原本今天要慶祝同居滿一年的日子,不巧遇上了這場暴風雪,聽說是要下上好幾天…
 
  美好的日子不該在床上度過,若是在這個時間將金木吵醒恐怕連床的邊都不用碰了,月山打算就這樣盯著金木的睡顏就好,也許盯著盯著等等就會睡著了。
 
  噢…金木君…my angel……
 
  望著如天使般的睡臉,月山似乎不太滿足。吞嚥了口唾液,心想著親一下金木的臉頰應該是不會被發現才是。
 
  啾…噢噢噢噢…金木君的臉頰好軟…再親一個…再親兩個……再來第三個…
 
  等到親到不知道第幾個後,月山才終於滿足的睡了。
 
  突如其來的嘰嘎聲響再度地將月山吵醒,他的手揉弄著雙眼不耐地說「吵什麼…吵?」
 
  一睜開眼睛就看到身穿奇怪服裝的人在他眼前跑來跑去,直到有個男人半跪在他的眼前、慌張地道「公主殿下您可醒來了…在這裡睡覺可是會著涼的啊!」
 
  月山半清醒地點了頭,他打了呵欠、一起身,身上的服裝立即將他打醒。
 
  他穿的是一套剪裁相當講究的連身裙裝,他大喇喇地掀起裙子一看,嗯…連內褲也是女用的,就更能確定他真的是公主了。
 
  Oh…quelle honte!
 
  一定是睡前讀物看得太多連作夢也會隨便亂夢,金木君一定在想我了!一定要趕快醒過來才行。
 
  月山伸了個懶腰,完全沒有身為公主該有的模樣,這裡充滿著讓人驚訝的事物,想要睡覺恐怕也沒那麼容易了。
 
  他看到經過的傭人紛紛向他行禮,只是那些人穿的都是裙子吧?
 
  正當月山看到一名粗壯男人穿著布料稀少的裙子,他尷尬地別過了臉龐,對他而言實在是太不美麗了,簡直是破壞了美的事物。
 
  我得趕快醒過來才行,待在這裡遲早都要昏倒了。
 
  「月山公主……」就在他打算要找間房間睡覺時,身後響起的嗓音讓不由自主地回過頭。那是一名少女、留著一頭銀灰色的長髮,眼神有些冷淡,看起來就像是他的金木君…?
 
  月山遲疑了幾秒,終於喊出了那人的名字「金木君?」那人衝著他笑得很甜地走了過來,他伸直手揪住月山的上衣往兩邊一扯,映入眼簾的是在明顯不過的兩塊肉團以及胸罩…
 
  「月山公主……你又穿走我的胸罩。」金木一邊說話一邊解開月山的胸罩,她又接著說「明明尺寸這麼不合…」
 
  月山雖然聽不太懂卻又哪裡明白似的,眼前的金木似乎是比他大的很多很多,他表情呆滯地摸了胸比一下,接著兩手放在金木的胸前一捏「嗯…軟軟的…」
 
  他最後的印象是看到金木的周圍多了道黑色火焰,臉上被啪啪的幾下就昏過去了。
 
 
 
 
 
 
 
  「哦?軟軟的啊…有這麼軟嗎?」金木的手捏著月山的臉頰,一腳跨過了月山的身上準備要從他嘴裡逼出實話。
 
  醒來就看到金木一臉就是你敢給我搞外遇的眼神瞪著他,月山放低聲音試著想要安撫金木的情緒,他在怎麼樣有本事也不敢隨便外遇…雖然夢裡的金木很美,胸部也應該有F罩杯…但都是虛幻的夢啊!
 
  他只要抱真實的金木君就好了。
 
  「吶,金木君要聽我說一個故事嗎…?」
 
  說也奇怪金木也不繼續欺負月山了,改為坐在旁邊聆聽著月山娓娓道來的故事。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