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less x ardor

關於部落格
  • 5732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指定文/月金】負擔

 
※月金、指定點:私人海灘、H有。











   蔚藍的天和一望無際的海洋,沙灘上卻只有兩個人。
 
  一波又一波的海浪不斷地被拍打上岸,本來努力爬上岸邊的小螃蟹也被這波海浪帶回了海裡。金木看著那隻小螃蟹努力地爬上岸又突然不見,他嘆了口氣,為什麼會這麼輕易就答應對方的要求呢?
 
  事情要從一個禮拜前開始說起了。
  那一天他仍然去咖啡店幫忙,才剛說聲歡迎光臨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趕緊低下頭不去跟那個人對上眼睛,但當他低下頭的那刻時,下顎卻被抬了起來,直接與那個人對上雙眼。
 
  「噢,金木君…我的金木君…」留著一頭紫髮的男人是全世界、不…應該是全宇宙煩人,他固定每天都會出現在咖啡店,為的就是想要和他聊天。
  金木有試著跟店長說明這件事情,礙於客人最大也沒有影響到其他的人,通常都會要金木忍耐下來,金木別過視線就是不想與月山對上。
 
  「說吧…月山先生你有什麼事情?如果沒事就快點出去…」金木不改冰冷口氣,對月山而言能聽到金木的聲音可說是十足的誘惑。
 
  OH!我的金木君又用這種口氣說話了,真是可愛…可愛到我都硬了。呵呵,這樣的我是不行的…在金木君面前居然硬起來了,說起來都是金木君不好…又穿得這麼可愛。

  月山忍住想要撲上金木的心情,咳了幾聲說「我想邀請金木君到我家的海灘來玩。」

  「不去。」金木用乾布擦拭著盤子,一口拒絕月山的邀請。
  他早就知道邀請金木並不會是件容易的事情,月山的嘴角微微上揚,開始隨手把玩起吧台上的器具,接著認真地看了金木一眼說「…那個約定還算數吧?」
 
  對上月山認真的眼眸,金木只能勉強妥協對方的要求了。
  說是約定,他也覺得月山不會簡單就讓他反撲的。再說他沒有做那種事情的經驗,要怎麼樣對月山做那件事情?





 
  我果然是不該跟著來的……
  躺在沙灘椅的月山一臉悠閒地享受日光浴,雖然戴著一副墨鏡,他的視線仍然注視著坐在沙灘上的金木。
 
  他一直在等著金木送上門,最後在反撲回去,不過照這樣看來小情人怕是害羞了。
  自從上次做過已經是半年前的事情了,他忍得很辛苦也想過要把金木迷昏帶回家永遠不讓他到外面的世界。這種事情只能想卻沒辦法做到,就因為喜歡這個人,所以不想做會讓他感到痛苦的事情。
 
  月山悄悄地走近金木身邊、坐下,他摘下墨鏡柔聲說「和我在一起很無聊吧…」
  金木搖了頭,他曾經去過一次海邊,那時候滿滿的都是人,而且是他自己一個人去,但現在身邊多了另一個人陪著。
 
  「月山先生…你為什麼會喜歡我?」當初會把身體交給月山也是聽到對方說了喜歡,他還是不懂為什麼月山會喜歡他,說是美食…或許比他美味的多得是,論家世,他沒有父母沒有財產更沒有一個像樣的家。
 
  月山的手搭上金木的肩膀讓他的頭靠著自己,簡單的動作讓金木的胸口一緊。
  他的手指觸碰著金木的臉喃聲地回應「喜歡需要理由嗎?」
  對啊…喜歡一個人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
 




  也許過幾個小時,原本的想法又因為某人的行為改變,那也是幾個小時以後的事情了。
  海灘上只有他和月山,也就不用去在乎有沒有其他人的想法,即使如此他還是有乖乖地穿上沙灘褲,不像月山只穿條三角泳褲,活像是要向人展示他的好身材似的。
 
  「來吧…金木君…今天的我可是很好吃喔…」月山躺在沙灘上任由金木對他採取攻勢,聽到月山這麼說還是不免讓金木有些緊張,雙腿直接跨坐在月山身上,他低頭啃咬著月山的脖子,聽到身下男人發出呻吟讓他有些不知所措,下一秒……那隻不該有動作的手偷偷地將他的沙灘褲脫了一半。
 
  「月山先生你不要亂動……」金木想要伸手把褲子拉起來。

  「金木君不脫褲子怎麼吃我呢?」躺在身下的月山一手摸著金木的臉露出謎樣笑容地說話,內心的算盤早就打好了,就等金木如何上鉤了。
 
  前後一拉一脫的反覆動作讓金木打消念頭,在這麼下去又要被月山耍著玩了。
  就在他想要放棄的時候,月山將金木的沙灘褲扯了下來,露出一半白皙的臀部,月山的手揉捏著金木的臀部,帶著惡意的語氣說「金木君啊…你再不主動一點可是吃不到我喔!」
 
  月山的挑釁成功地勾起金木的怒氣,雙手放在月山的肩膀上,打算張口要往月山的脖子咬下一塊肉,卻感受到有著硬硬的東西正戳刺著臀部,回頭想要確認是什麼東西就在那瞬間腰身被月山的雙手抱住、往下一沉。
  月山的雙手箝制住金木的腰身令他無法動彈,體重及外力的壓迫逼得他不得不往下一坐,這時身下的男人故意動著下身往上一頂。
 
  椎心刺骨的痛再度從結合處襲了上來。
  「啊啊啊嗯……月山你這個…這個混蛋…啊啊!!!我、我要殺了你…啊啊……別動得這麼快…啊呃……」底下的男人笑得奸詐,位在上方的金木故意不去看對方。
 
  所謂的吃是指這個意思,不過是位置調換而已。金木突然覺得自己很愚蠢也很可笑。
  金木會生氣是理所當然的,但他不用這種方式的話恐怕就再也不會和金木發生肌膚之親的關係了。
 
  忽然,月山忽然坐了起來,兩手撐開金木的臀部、抽出了一半又將全部一頂。
  「唔………」噗滋一聲讓金木的眼前刷為空白,他惡狠狠地看了月山一眼,逕自地往月山的肩膀一口咬下。
 
  居然又射在我的體內……
  啾噗,啾噗。
 
  「金木君…我的好吃嗎?想再多吃一點嗎?」肩膀殘留著牙印以及那塊參雜著血肉模糊的肉塊,月山笑得連赫眼也冒出來了,他舔了金木的臉興奮地說「盡量吃吧!我的愛人……」因為他也不打算就這麼草草結束了。
 
  若金木還能有選擇,他不會想再吃了…沒有多久,憑著還插入金木體內的姿勢逕自地將他帶回了別墅,一路上金木興奮地纏住著他,每踩了一層階梯…金木就叫著他的名字要他不要有太大的動作,月山笑了笑在他耳邊吹氣說了句話。
 
  ……我會用我全部的愛來愛你…金木君…
 



【FIN】
 
拖了快一個月了(躺)
有機會再來開指定遊戲吧/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