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less x ardor

關於部落格
  • 5732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灣家ICE3/月金】說好不講愛-1

 

  本來他也擁有一個幸福快樂的家庭,他也曾經以為能夠在那個家庭長大成人。但很不巧的是,上個星期他的家被一把無名火燒成灰燼,可笑的是只有他逃出來,生下他的雙親都不幸葬身火場。

  經過多重的手續被一家孤兒院接收了,男孩的頭髮蓋住眼睛,全身的衣服也殘破不堪,沒有人願意去幫助這名男孩,即使幫他買一套新的衣服也好。

  「歡迎你來小研…這裡以後是你的家了。」戴著黑框眼鏡的婦女和藹地說著,她伸手想摸男孩的頭卻被躲開了。

  婦人笑了笑沒有因為男孩的舉動而生氣,她知道會進來這裡的孩子背後都有令人難過的故事,她早先看過了金木的資料,所以能明白男孩的心情。

  男孩被婦人帶進一間教室,婦人對著教室內的小孩說「這位是金木研,大家要和小研作朋友喔!」說完後,所有童音此起彼落的響起。

  金木沒有想講話,僅僅做了向大家鞠躬的動作就默默地走到放著繪本的書櫃,因為男孩的頭髮蓋住眼睛,又不喜歡說話,所以那些小孩都紛紛覺得金木很可怕…

  「喂喂,我們去找小研玩吧…」其中有個男孩這麼說的。

  「不要!他身上好臭喔…」另一男孩這麼附和著。

  「是啊…而且小研好像妖怪喔…我不想跟妖怪玩!」另一名男孩補足了另一個理由,讓原本想去找金木玩耍的男孩也不講話了。

  金木看到一本繪本,書上畫著一隻小雞和一隻白兔,那隻白兔看到那隻雞張開翅膀作勢要飛的樣子,它好奇的問「小雞你的翅膀這麼小怎麼飛得起來?」

  小雞露出一副要哭的臉說「你管我…你就是管這麼多才不會有動物想跟你作朋友…」白兔沉默了,它的確是沒有朋友。唯一聊得來的就是眼前的小雞,但是它卻把小雞惹哭了。

  白兔沮喪地說「對不起…我只是想當你的朋友而已。」

  小雞眨了眨黑豆的小眼,伸出小到不行的翅膀拍了白兔的身體說「好喔…我就當你的朋友吧!」

  金木翻到最後一頁是見到那隻白兔和小雞一起在草地上野餐的畫面,他將書本闔上,突然一滴淚珠不小心落在書皮上,金木匆匆地將眼淚擦掉。

  白兔能跟小雞快樂的生活真是太好了,他是這麼想的…哪像他連家也沒有了,沒有爸爸和媽媽也沒有可以嬉戲的小遊戲場了。

  男孩吸了吸鼻子,準備還想再拿另一本繪本來看,忽然眼前出現了一條紫色的手帕,金木並不打算要接過手帕,他不想要跟任何人講話…但金木感覺有人撥弄著他的額前頭髮,直到他抬頭正眼看見了玩弄頭髮的人。

  「你哭哭了吧小研…我當你的哥哥好嗎?這樣你以後哭哭就有人陪你一起哭了…」男孩眨著圓圓的大眼,眼前的人也不過稍微大他幾歲,但是卻覺得他全身都在發光,男孩點了頭等於是答應他的要求。

  紫髮男孩穿著小短褲、身上穿著條紋的襯衫,看起來就不該屬於這間孤兒院,他摸摸短褲的口袋直到找到一條顏色鮮豔的髮圈,他簡單地幫金木整理頭髮,讓他露出光裸的額頭,也綁了一小搓的沖天炮。

  「哇…小研好可愛喔喔!哥哥好喜歡你…」說完,馬上就伸出雙手抱著金木,還不時拍撫著背部不斷重複著喜歡兩字,金木抿著下唇,小臉立刻皺成一團,小手抱著紫髮男孩的身體放聲大哭。

  研研快來媽咪這裡……今天有幫你作了布丁喔!

  小研啊…爹地幫你買了大白兔回家囉…

  我最喜歡爹地和媽咪了…

  最喜歡最喜歡了。

  教室內的男孩都紛紛盯著紫髮男孩說「你把小研弄哭了,我要去跟院長告狀…」紫髮男孩緊張地回道「啊啊,我沒有把小研弄哭…」

  他不過是多抱幾下多講句話,沒有想過要把人弄哭啊!

  「哥哥沒有弄哭我…」金木吸了吸鼻子,哭著的模樣讓人格外心疼,得到回答的男孩不免抽了口氣,方才他居然會覺得小研很可愛…不不不…在他小小的心裡已經認定愛咪莉才是最可愛的。

  男孩打了個呵欠,揉了揉眼睛正是想要睡覺的時候。

  月山隨手拿了個大軟骨枕讓金木可以躺在上面,他伸手拍撫金木的胸口小小聲地唱著搖籃曲,沒有多久哭鬧的金木就這樣在月山的歌聲中睡著了。

  從這刻起,金木變得很黏月山,有時候會很親暱地喚著對方的名字,同樣地月山也很寵溺金木,每天都會唱搖籃曲給他聽以外,還會念故事給他聽,甚至是對金木的頭髮作一點變化。

  像今天他就綁了左右兩邊的小小馬尾,金木不但不覺得奇怪還很開心自己換了造型。

  「習哥哥…我想要去廁所……」男孩下意識的縮緊雙腿,月山趕緊牽著男孩的手一起去廁所。等到目的地後,金木才匆匆地跑進廁所,但是月山卻愣住了,因為金木進去的是男廁所。

  欸?小研是男生嗎?

  無數的問號在月山的腦中盤旋,他一直以為自己會有個很可愛的妹妹,結果是個弟弟?月山失望地走回教室完全不顧還留在廁所的金木。

  碰碰──碰咚──

  廁所內傳來撞門的聲響還伴隨著男孩的哭聲,門鎖住了害他沒有辦法打開,他大聲哭叫著月山的名字,但是外面卻半個人也沒有。

  妳快帶著小研逃跑…那兩個壞人由我來對付…快跑啊!

  啊啊啊,小研你快從這個小門出去…你要好好地活著……

  他親眼看到壞人對他的雙親開槍,最後還放火燒了整棟屋子。

  男孩自言自語的說「爹地和媽咪都不要我了,習哥哥也不要我了…小研又變成了沒人要的小孩…」

  月山覺得自己步伐沉重,在走廊上不巧遇到院長,婦人柔聲的說「欸?小研沒跟你一起嗎?」經眼前的婦人這麼一講,他才想起金木還在廁所裡面。

  等到他和院長一起去了男廁所,他看到了或許會列入最後悔的事情之一的畫面,金木躲在馬桶的一邊,小臉整個埋進腿間還不停地啜泣著。

  當院長要將金木抱出廁所時男孩卻像失去知覺似的昏了過去……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