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less x ardor

關於部落格
  • 576664

    累積人氣

  • 3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CE3/月金】說好不講愛-2




  走在旁邊的月山也擔心地看著昏迷不醒的金木,在院長懷中的男孩卻絲毫沒有感受到任何人對他的擔憂,而是靜靜地沉睡著。

  每個人都以為金木承受太多的事情才會累到昏睡過去,從這刻起又變得不太一樣了。男孩緩緩地睜開眼睛,面無表情地看著四周,接著看到躺在旁邊睡覺的人,他兩手一伸將對方往床下一推。

  碰的一聲,戴著睡帽的紫髮男孩驚醒過來。

  「地震了嗎?」月山睡眼惺忪地看了左右,抬頭一看驚見金木冰冷的面容,那是不帶一絲的感情也不在像以往一般對他露出甜甜笑容。

  男孩把月山推下床後也自顧自地睡著,坐在地上的人一時之間還無法消化金木突如其來的行為,他甚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被推下來?

  小研好像真的生病了,之前都會讓我跟他一起睡的…

  月山伸手調整好睡帽、手抓著一條小毯子,直接往屬於自己的床走去,但金木對月山的冷淡不過才剛開始罷了…

  幾天過後,金木又恢復初次進到孤兒院的模樣,黑髮蓋住雙眼,變得更不愛說話也不想搭理人,拿了幾本書就躲在一個地方靜靜地閱讀。

  就連月山上前想要幫金木綁頭髮也都被一一無視,金木徹底地不想再跟其他人說話了,透過窗戶看到了一切情況的院長也深嘆口氣,孤兒院終究只是一個暫時供他們有個住所的地方,遲早這些孩子還是要被領養的。

  突然,他看到月山和金木在草地上打了起來。

  「小研你為什麼不理習哥哥?難道你在生氣我把你當成妹妹嗎?對不起…我一直很想有個妹妹…」月山的聲音越來越小。

  金木將書本闔上放在旁邊,冷聲的說「嗯…我不會當你的妹妹也不會再跟你說話了。」話才一講完,月山就難過地抱著金木一邊說著男孩聽不懂的語言,倒是成功激怒了金木,他張嘴咬月山的肩膀一口還動手抓了頭髮。

  「啊!走開走開!我不要你碰我…我討厭習哥哥…」金木手上還留了一搓紫髮,雖然頭髮被扯了一搓仍不影響月山的動作,他沒有打算要放開金木,趁著男孩說話之際,他的唇立刻貼上金木的唇。

  湊巧跑出來阻止兩人打架的院長也撞見親吻的一幕。

  婦人先是愣住幾秒,他以為那是小孩之間表達和好的行為,下一秒月山說的話讓院長差點沒穩住腳步。

  「對不起…小研你不要討厭習哥哥…你不用當我的妹妹也不用當我的弟弟,那當我的新娘好嗎?」金木覺得他的嘴中有股草莓香氣,小手摸了摸唇,一時還不知道對方說的新娘是什麼意思。

  「不好……」男孩想了想,又說「習哥哥要當我的新娘。」

  院長一手掩著臉,看來她的連續劇看得太多了,才會把小孩的童語當真,看到兩人和好如初也就不去責備他們了。

  六年後,在這個國家發生很嚴重的傳染病,所生出來的小孩一律活不過三歲,想要有孩子的夫妻紛紛地到孤兒院尋找能夠領養的小孩。

  漸漸地這間孤兒院的小孩也越來越少,終於剩下月山和金木兩人。

  他們不是沒有人領養,反是其中一人要被領養時都會要求可以領養另一人嗎?如此的要求讓那些大人只能放棄。

  婦人走向了坐在草地上看書的兩人說「你們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月山的手指輕放在唇上示意要院長的音量放小,走近一看才發現那名黑髮少年正在午睡,當初她沒有多加阻止兩人的行為是以為那是小孩表達親密的行為,誰知道兩人會越來越親密?

  她不曉得這間孤兒院還能撐多久,這個國家不會再有小孩被送到孤兒院了,有的也就是五歲以後不會有五歲以前,所以她很希望月山和金木能夠早到一個很好的家庭好好地長大。

  看到他們兩人在樹下悠閒地看著書,又覺得這個可能性恐怕不會太大。

  今年月山滿13歲,金木則小他一歲。

  那一夜月山失眠了。

  促使他失眠的兇手是那條跨在腰上的腿以及與他只有短短十公分距離的紅潤小嘴,金木所吐露出的氣息全打在月山臉上。

  被氣息噴灑的有些臉紅的月山睜圓了眼細細盯著睡著的金木,透過月光投射下將本來白皙的肌膚照得更明亮。倏地,他忽然感到小腹有些緊繃,低頭一看…發現短褲撐起了小帳篷。

  不會吧?這是怎麼回事啊?

  從未碰過如此情況的少年顯得有些慌張,他趕緊將金木的腿移開,小跑步地往廁所的方向跑去。

  只要去上個廁所就沒事吧…至少月山的心裡是這麼想的。

  他站在馬桶前、短褲和內褲一脫才知道沒有那麼簡單,伸手握住聳立熱物依然硬的發燙,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的他完全沒有任何經驗。忽然他想起自己是 因為金木的緣故才變成這樣,嘴上喃喃念著金木,腦子裡想著金木香甜的睡臉,手掌緩緩地套弄著…他悶哼了一聲,馬桶蓋沾上了屬於他的液體。

  從這刻起他知道自己對金木抱著不簡單的感情,月山抱著有些愧疚的情緒回到房間,結果床上已經沒有半個人了。

  月山以為金木口渴去喝水,也就沒有起太大的疑心,這間孤兒院也就三個人而已,還能跑到跑去哪裡呢?

  解決生理問題後,他很快地進入夢鄉,卻沒注意到有名少年始終注意著他,更沒發現到他的臉瞬間刷為紅色。

  月山哥…他為什麼會喊著我的名字?

  一想到方才畫面,腿間的熱物也漸漸甦醒,他趕緊伸手壓住下體一面磨蹭著雙腿不讓這種感覺太明顯。

  夜裡,有人睡得香甜也有人無法入睡。

  金木等到異樣的感覺散去後才能好好入睡,但他的夢裡仍想著月山在廁所的情景,聽到月山不停地喊著他的名字,手一邊套弄著胯下的熱物,金木發出了低吟「嗯…熱…好熱…」少年熱到將上衣緩慢地向上捲起,露出白皙的肌膚,一手不停地擦著發熱的地方。

  月山是被吵醒的。

  他聽到有人喊好熱,聽得他也覺得很熱,想不到兩眼一睜開撞見金木露出半身的胸膛,如紅豆般大小的紅點不時勾著他的目光。

  哇啊……這樣的小研太糟糕了。

  看著眼前的美景,胯下間的熱物又不聽話地站了起來好似向他說聲早安。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