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less x ardor

關於部落格
  • 57445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維勇/維克托生賀】Forever

#肉有
#維勇
#勇利怕寂寞
#維克托用做愛(?)讓他不寂寞(啥鬼)
 
 
 
 
  慶祝佳節的音樂此起彼落,街道上的路人不是低頭看手機就是望著聳立在人行道中的新指標,這棵大樹擺在這裡有一個月以上,每每經過的人都會不時看著這棵大樹。然而前些天降下大雪讓綠樹染上雪白,四周的招牌一閃一逝讓這棵樹的色彩又更為繽紛多樣了。
 
  站在人群之中的青年順手滑了手機螢幕,看到了各式各樣的訊息。
  啊…尤里奧和奧塔別克又跑去兜風了。
  克里斯又放那種照片了…等一下…旁邊的那個人不是維克托嗎?
 
  「原來跟克里斯在一起啊…」勝生勇利嘆了長氣,臉色凝重地看著腳下的鞋子。能夠和維克托相處一年的生活已經是他最大的幸福,他還想奢求什麼?
 
  喂,你這個絆腳石會成為維克托的阻礙…
  曾經有個選手在私下毫不留情地對他說了重話,他就要引退了還纏著維克托不放要做什麼呢?
 
  勇利選擇放手讓維克托回去屬於他該去的地方。回到日本後,他幾乎都會在維克托睡過的床上睡覺,心想會不會哪一天維克托自己跑回來了呢?
 
  但是那不過是他的妄想,陪伴他的只有那枚金戒以及早已沒有屬於維克托氣味的床單。
  他,覺得寂寞了。
  原來他是個怕寂寞的人啊…沒有維克托就成了什麼都做不成的廢人。
 
  「維克托…我想你了。」他的肩膀不經意地顫抖著,原來思念會是這麼令人感到痛苦的一件事情。
 
  街上的路人漸漸多了,在大樹圍觀的人也慢慢聚在一起,勇利吸了吸鼻子打算先去買個小蛋糕替維克托慶生。即使壽星不在他的旁邊,用這樣的方式還是能夠祝福到對方吧…
 
  勇利買好蛋糕以後,耳邊又傳來聖誕節的音樂,他抿了抿唇趕緊加快腳步離開了。也許是氣氛使然讓他感到孤單,今天過去或許會比較好一點,休息個幾個月他又要進入一連串的比賽,所以他一定要堅強起來才行。
 
  他已經不是以前的勝生勇利了…
 
 
 
  「啊啊,果然除了俄羅斯航空會讓我等這麼久以外,就只有勇利會讓我等這麼久了……我還以為勇利今天不打算回來了。」
 
  還沒說「我回來了」的話語,他一進門就聽到熟耳的聲音以及那張臉孔,只是髮油抹得太多讓人不得不注意他的髮際線是否又向後移動了。
 
  「維、維克托…你怎麼會?」勇利的聲音有些顫抖,他不知道維克托有沒有聽出來,勇利的雙腿因為太過吃驚無法再向前走一步,就怕一往前走維克托就從他眼前消失殆盡。
  維克托俏皮地對著勇利展開雙臂說「你不給我一個擁抱嗎?」
 
  將手上蛋糕輕放在旁邊,勇利再也忍不住地往維克托身上撲去。維克托像是哄小孩似的拍撫著勇利的背部要他不要難過,突然他摸到腰間多出來的某塊肉團………
 
  「勇利…我不在你身邊都快成小豬了…這邊的肉這麼多你要怎麼好好地抬腿,到時候跳不起來該怎麼辦?你啊就是不懂得好好照顧自己…」維克托一旦開啟某個開關就會嘮叨個沒完,對勇利而言卻有說不出的懷念,他才念完最後一個字卻突然停了下來,因為他看到勇利已經哭到連鼻水都流出來了。
 
  看到勇利哭成這樣他都心疼了,也捨不得繼續唸下去了。
 
 
  結束和克里斯的短暫聚會後,他立刻搭飛機飛往日本就是要給情人一個小驚喜,誰知道一回去只看到一堆貼在牆上的照片。
 
  勇利啊勇利我真的不知道該拿你怎麼辦了……
  那些照片都是同一個人,有著那個人剛出道也有獲得冠軍的照片,他有進過勇利的房間好幾次卻沒有看到這些照片,還有幾張是他最近幾個月比賽的照片以及去年和勇利的合照。
 
  「心情有沒有平復一點…?」維克托柔聲地問。
  真是太丟臉了,讓維克托看到自己哭得這麼醜的樣子。勇利吸了鼻子說「沒事了…我想先去泡個溫泉。」一切都突然到讓他還沒有準備好。
 
  維克托伸了伸懶腰回應「那走吧…我也跟你一起去泡!」
  勇利點了頭便和維克托一起去泡了溫泉。今天是聖誕節,來店裡住宿的人並不多,有的也已經先泡好溫泉早早就寢了。
 
 
  他們兩人在泡溫泉的時候完全沒有說上一句話,這讓維克托的心裡很不是滋味,他都大老遠地從俄羅斯飛來日本,但勇利給他的感覺卻好像不是很開心?現在居然連正眼也不肯看他一眼,還用屁股對著他!
 
  怎麼辦…剛才哭得這麼兇,我現在要跟維克托說什麼話才好?
  對了,我應該要先說生日快樂才對!
 
  「維克…唔!!!!!!」勇利感覺到有個硬挺物體正蓄勢待發地頂著他的臀部,他緊張地回過頭卻看到有張近到不能再近的臉孔認真凝視著自己。
 
  是溫泉的熱度抑或是維克托的體溫傳達給自己?總之他的臉頰早就燙到不能再燙了,「維克托…在溫泉裡是不能做這種事情的…」勇利是這麼說的。
 
  「噓…有人進來了。」被維克托這麼一提醒,他更不能讓對方繼續下去了。當門一拉開,勇利緊張地用手摀住了嘴,下一秒他的臀部被人用外力扳開,還等不及拒絕對方就直接地被破門而入。
 
  「唔嗯………」維克托的前胸貼上了他的後背,感受到插入體內的熱物正規律地反覆抽插,勇利越是不敢讓自己的呻吟有一絲洩出,他聽到腳步聲逐漸地朝這個方向過來,他緊張得不敢多吸幾口氣,維克托感覺到自己被勇利緊緊包裹著忍不住低頭舔舐他的後頸。
 
  「啊啊啊……不、不要…」感覺到後頸一陣麻癢,他不耐地扭了腰部試圖阻止對方的惡行,殊不知這樣的行為反倒助長維克托的行為。
 
  稍稍退出了一大半又趁勇利扭腰的時候往前推送。
 
  噗哧,噗哧的聲響不停,濺起的水花也隨著兩人動作不斷的擴大,兩人正在進行激烈運動之時,腳步聲終於停下來了。
 
  「哎呀…小維和那孩子到底去哪裡了?剛才有人看到他們進來這裡啊…真是的再不來吃飯都快要冷掉了。」婦人擔憂地說,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那兩人跑去哪裡了。
 
  糟了,媽媽居然找到這裡來了……如果不出點聲音的話,媽媽一定會看到我跟維克托正在做這件事情。
 
  「媽媽……我和維克托在泡溫泉,等一下就會過去吃飯了…你不用擔心…嗯……」最後一個音因為維克托頂入了深處讓勇利發出讓人害羞的呻吟。
 
  維克托壞笑地親了勇利的背部說「媽媽我們等下就會去吃飯了…」聽到兩人的聲音後,婦人才放心地回到大廳。
 
  倒是還有人還無法放鬆下來就是了,勇利看了維克托一眼說「別做了…等一下會把溫泉弄…啊啊啊……」
 
  撞擊的力道越是猛烈,他越是控制不住發出的聲音。填滿的地方被維克托的性器反覆貫穿著,勇利覺得自己快要被燙傷了…如果能因為這樣被留下燙傷的烙印,他也願意。
 
  維克托坐在大石頭上,將勇利抱起來讓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維克托的唇湊近勇利的耳邊說「來…證明你有多想我…」
 
  那面牆的成果不光是單單一年的思念累積而來的,那是一年一年累積下來的。勇利的雙頰瞬間刷為紅色,他握著維克托的男性象徵,毫不猶豫地抵在他的臀丘之間,在他緩緩地向下一坐,兩人都發出沉重的嘆息聲。
 
  「維、維克托………嗯啊…要……我還要…」他向下一坐又緩慢地抬起,趁著勇利向下一坐,處在下方的人順勢地向上一頂,這一上一下讓勇利再也支撐不住地坐在維克托的腿上喘息著。
 
  維克托舔了舔上唇,在勇利的臉頰上親了一口「我也想你…」一直都想。
  霧氣是越來越重,溫泉是泡得越來越髒…不過那都不要緊了,就讓這一夜留給他們去過吧…
 
 
【完】
 
我去反省。
讓媽媽看到也沒啥不好的。
勇利跟維克托在生小孩啊(ㄍ
祝維克托生日快樂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本來後面還有奶油肉…
不過我剪掉了,因為我想睡覺啦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加上這篇今天就貼四篇了(日文兩篇、中文一篇、英文一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