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oodless x ardor
關於部落格
  • 589636

    累積人氣

  • 124

    今日人氣

    39

    追蹤人氣

【真凜】異國迷情

 
 
 
食用注意:
 
不接受橘真琴X松岡凜,請點上一頁
阿拉伯架空設定。
應該不會有下篇,除非作者想打肉(靠w
 
 
 
 
 
 
 
***
 
 
 
  滾滾沙塵,望眼過去沒有建築物的存在。
  他嘆了口長氣,答應五日之內就要回宮的,現在卻被困在沙漠之中…囊中的水袋已經擠不出半滴水,他所乘坐的駱駝也快要支撐不住。
  他一定急得跳腳了吧…
 
  想到那樣的畫面,忍不住笑了出來。那個人在他的印象中總是特別愛生氣,卻對他的事情特別在意,連這水袋也是特地備好的。
 
  「凜…」好想抱你、好想再看看你。
  不行不行!我要撐住才行…都和凜說好了。
 
 
  重新打起精神又隨著駱駝移動著,長時間曝曬在高溫的天氣下任誰都會感到不適,他甚至看到了沙漠中有座綠洲,有好幾棵的大樹以及--水!
 
  「是幻覺吧!」他得快點回到宮殿才行,少得可憐的皮囊裡有樣物品是必須帶回去。跟凜的交往並不順利,每個人都想盡辦法要找他們的麻煩,只要帶回這一樣物品就不會有人反對了。
 
  無奈眼皮越來越重,額前的汗水多如被大雨洗禮般似的,縱使再累,他相信靠著僅有的意志力和毅力總會看到回到歸處的。
 
 
 
**
 
 
 
  答應臣子們的提議並不是屈服於他們,倘若他心一橫下達鞭刑的命令就好,何必在乎他們講些什麼?
 
  「真琴這傢伙怎麼還不出現!」為了不讓人民認出身分,他向宮女借了一套黑色長袍好隱藏自己的身分。阿拉伯女性會因為丈夫或是父親的緣故要求穿上黑色袍裝,有時候可以避免一些必要的麻煩。例如說面貌的關係造成大轟動之類的…
 
  凜借到服裝就直接穿上,把頭紗向下一撥。他的臉被一大塊黑布蓋住,留有眼睛的部分還勉強可以看到眼前的景象。
 
 
  穿成這樣也不會被認出來…不過還真熱!
  平時只會穿著單薄的布料,最多披上一件衣物而已,穿成這樣不但熱還很悶…
  穿成這副德性就很熱了,何況是走在沙漠中的真琴呢?
  那傢伙不會在沙漠裡熱死了吧…
 
 
  「嘖!」連個人影都還沒見到,整個心幾乎就懸在空中讓他悶得難受,相信不表示他不擔心真琴的安全。穿成這樣不能隨便借駱駝來使用,唯一的方法就是等待…
 
  說什麼會早點回來都是騙人的吧?
 
  「……是你嗎?凜?」熟悉不過的聲音及被汗水淋漓的面貌,早已深深刻在心中,他掀開頭紗主動抱住眼前的人。
 
  「你…你好臭!先回去洗澡算了。」
  「呵呵,抱歉…」
  不需要說太多繁瑣的話題,只要一個笑容就能感覺到對彼此的重視。
 
 
 
 
  金碧輝煌的宮殿裡擺滿著各種金黃色的陶器和銅像,掀開簾子映入眼前是一張象形文字的圖畫掛在牆上,正下方則是一座大型的浴池,上面灑滿著不可能出現在這個國家的花瓣。
 
  「花瓣也太多了吧…」真琴尷尬的笑著,身上的氣味再怎麼難聞,他可不想要全身染上花瓣的香氣。
 
  「少囉嗦!快給我下去…」凜不滿的回應,兩手一推將真琴推入浴池裡。嘩啦一聲,水花與花瓣隨著重量的增加被濺起。
 
  見對方已經在浴池裡面,他也脫掉身上的黑長袍,隨手抓了抓頭髮說「流了滿身汗…臭死了!」待在浴池的青年瞇著眼睛一笑,伸手捉住凜的手腕、使勁一拉。重心不穩的情況下就跌入浴池,還沒合上的嘴不小心喝進一大口水,頭髮也黏到好幾片的花瓣,模樣實在狼狽。
 
  「橘真琴--!!」遭受到如此對待的青年也不甘示弱地回擊,用浴池的水潑向沒有防備的真琴,不過在他要朝著對方潑水時,雙手早被青年一手鉗制住了。
 
  被限制自由的青年揚嘴一笑,就算沒有手還有腳。他也忘了對方還有另一隻手,於是,便形成真琴一手架著凜的腿以及捉著手腕的曖昧姿勢了。
 
  「-…凜,我想你了。」真琴的話聽來不假,聽在耳邊的青年臉色羞赧地別過頭,這句話對他來說也是一樣的,他對著眼前的人也抱著同樣想法。
 
  眼看壓在身上的青年就要吻上他的嘴唇,凜趕緊閉上眼說「等、等我們舉行完…重要的事情再、再做…」看到凜臉紅的模樣都差點把持兩個字怎麼寫了。
 
  這次外出為了就是要拿到沙漠之花,美其名為沙漠之花,其實不過是顆石頭。
  傳說,只要有情人拿到這顆石頭便能幸福一世,想要得到就得忍受高溫走過那滾滾黃沙的地方,真正能辦到的沒有幾個人。
 
  在他快要走不動一度想要放棄時,耳邊似乎聽到凜喚著自己的聲音。一見到令他悸動的人甘願穿上女性的黑長袍,不禁讓他感到又驚又喜。
 
  他會期待舉行完重要事情的那一夜……相信絕對會給身旁愛人不一樣的感受。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