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oodless x ardor
關於部落格
  • 59530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9

    追蹤人氣

【黃黑】以前,現在(2)



  此為軍人X執事的設定。
  為黃黑的文章… 




╳   ╳





  這些日子看著黃瀨涼太發呆已經成了習慣,總是會一下皺眉一下嘆氣。問他有什麼心事,只有簡單回了一句「我沒事」
 
  那張臉要是清楚寫了『我沒事』,他就不會多問了!
  一臉就是有事的樣子…是、是不能對我說的事情吧…
  黑子無奈的想著,畢竟有些話需要當事人想說出口才行。
 
  幫黃瀨倒了茶時,湊巧想起了那年的事情,那是他成為執事和情人的開始。
 
  那一年的氣溫低到零下十度,理所當然不會有人想要出門,被襲上一層霧的街道多了種朦朧美,仔細一看隱約能看到行走的地方出現了像是一個人的形狀、越來越接近。
 
  啪踏!啪!!
  踢到隆起的石塊,硬生生的與行人行走的道路來個親密接觸。
  …原來,要死去了是這樣的感覺。
 
  身上穿的衣服只有單薄的一件襯衫,連長褲都沒穿就逃了出來,口中還殘留著腥臭的血味,讓他感到很噁心。黑子勉強睜大快要闔起的雙眼,立刻閃過眼前的是幾天前發生的不堪畫面。
 
  女性從軍是近幾年的事情,即使如此還是在少數。相對地無從發洩的男人就會從身材較為瘦小的人下手,光是想到自己要被插入的畫面,黑子就害怕的全身發抖,最後咬掉對方耳朵才逃出來。顧著逃跑的他完全沒想到自己只穿著襯衫和一件內褲就出來,走到肚子餓了、腳累了,甚至是冷了…才發現走好幾天了。
 
  終於,他不堪負荷地跌倒,而且早就沒有爬起的力氣了。
 
  當他幾乎絕望靜靜等候死神降臨時,身體忽然被蓋上柔軟的毛毯,整個人被毛毯小心捲起,任人扛在肩膀上的離開。
 
  「放、放我下…下去…我、我不要回去…」黑子有氣無力的說著。
  「…你放心,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那是他在昏迷前聽到的一句話,對方的聲音很溫柔又溫暖,像是在寒冷天氣中唯一能讓他取暖的那盒火柴。
 
 



  或許是想回報黃瀨對自己的付出,他才會一直守在這個地方。
 
  「小黑子…我今天要穿那套晚禮服…」前些日子訂做的禮服總算能在這場宴會派上用場,黃瀨迫不及待地希望夜晚快點來臨。
 
  黃瀨涼太伸出手揉著黑子的頭就踩著步伐離開了。
  黑子也跟在黃瀨的後面,幫對方穿上衣服也是執事的工作。
 
  走進屋內完全是氣派的擺設,金碧輝煌的吊燈高掛在天花板,讓人移不開視線的是直達天花板的圓柱,圍在圓柱周圍的是一階又一階的蜿蜒樓梯,方便讓黃瀨有時候能走上去看書。
 
  往內一走還能看到各式各樣的雕像,看得出來這棟大宅的擁有者花錢毫不手軟。水藍色雙眼直視著黃瀨的背影連眨也沒有眨一下,直到前方的人停住腳步,黑子正好迎面撞上黃瀨涼太的背部。
 
  「小黑子你沒事吧?有沒有哪裡受傷了?」感覺身體被人向前一頂,急忙地回頭看著身後的騷動。看到對方用手掌掩住口鼻,他知道黑子撞疼了!伸出手移開他的手掌,仔細地觀察有沒有哪裡受傷。
 
  除了發現鼻子有點紅以外似乎是沒有什麼大礙。
  呵呵…小黑子臉紅了,稍微戲弄他一下好了!
 
  他的臉越靠越近,只差五公分的距離就要親上黑子的唇。黃瀨所吐出的熱氣全噴灑在他的臉蛋,眼看就要被吻了…忍不住內心一陣的緊張將眼睛閉上。
 
  原因無他,沒錯…雖然跟黃瀨涼太滾了無數次的床單。關於接吻這件事,倒是還生嫩的很!只依稀記得接吻要把眼睛閉上是種禮貌。
 
  過了數秒,不見黃瀨有任何反應!黑子半睜開眼睛一看,放大的臉蛋湊近了眼前,黃瀨的唇則輕啄著發紅的鼻子,投以笑容說「這是為小黑子施展不痛的魔法…你看不痛了吧!哇啊…唔!」
 
  雙手扯著黃瀨的衣服、墊起腳尖給予這個人一個吻,本來有了被吻的準備,面前的人卻只曉得逗他玩!離開對方的唇後,黑子才注意到黃瀨的反應,他別過了臉說「小黑子太奸詐了……」說完,嘴角上揚的弧度讓黑子起了疑心,等到反應過來早就遲了。
 
  這次的接吻持續很長時間,他被吻到腦袋快要缺氧,口中亂竄的舌尖不停地攪弄著他的小舌,也不時地用舌頭頂著他的上顎,流出的唾液順著嘴角滑落至脖子直到消失,對方的手掌溫柔觸碰著黑子的臉,好似在撫摸著重要的寶物一樣,黃瀨離開黑子的嘴唇,用著認真眼神注視眼前的人…他唯一認定的愛人。
 
  當那張親過他的鼻子和嘴的唇瓣輕貼他的額頭,黑子的臉頰所露出的色彩絕對不輸給快要消逝的夕陽,心跳的速度隨著黃瀨涼太的動作越來越加劇。
 
  …這樣…太犯規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