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oodless x ardor
關於部落格
  • 589636

    累積人氣

  • 124

    今日人氣

    39

    追蹤人氣

【飆速/東卷】悸動(2)

說好的第二回結尾呢…?說好的肉呢…?
請--慢慢等吧(炸)
打算是要寫純情的,純情過頭就變調了QQ
兩個都是不怎麼坦率的人(?)











  他可能得了缺乏小卷的絕症。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想對小卷做這些事情呢?
 
  東堂盡八張開了嘴,低頭咬住胸口明顯挺立的一點,時而用牙齒輕輕啃咬著,時而舔拭著。被舔的卷島忍不住仰頭呻吟「唔…你從哪裡…學來的…嗯…」
 
  他是從哪裡學來的?正確來說是在夢裡看來的。
  被啃咬的地方彷彿有無數隻螞蟻爬過,東堂的手指不安分地撫摸著身體每吋肌膚,一下被咬一下被摸讓卷島裕介的理智就快要消失殆盡。
 
  當那隻不安分的手終於探向長褲的縫隙時,卷島裕介立刻勉強支撐著身體說「盡八…你、你別摸那裡…」今天他還沒有打算要把後面的貞操交出去啊!
 
  「小卷…把你交給我!小卷小卷小卷……」不曾想過自己的名字重覆喊著也會有煩人的時候,特別是壓在身上的人這麼喊著!害他都不曉得該說什麼話來反駁,伸出了手扶著額頭有點小聲的回應「你…你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吧…」
 
  噗哧一聲,東堂盡八不小心地笑了出來。
 
  他小心翼翼的退去卷島的衣服,就像自己在拆一件包裝很仔細的禮物,將衣服完全敞開後,就像平常所想的一樣也許比平時想的更完美,他的小卷就算曬了太陽也不會曬的太黑,很快就能白回來了。
 
  東堂盡八將卷島的衣服脫掉就沒有繼續下去了,他的眼神掃過了卷島裕介的每個地方,嘴裡讚嘆著「小卷的皮膚真好…擠壓一下這裡會有小卷的牛奶流出來嗎?」他的食指與姆指左右擠壓右邊乳尖,同時說著令對方難堪的話語。
 
  「你當我是你媽啊!要喝母奶找你媽媽要去…」
  「我想喝小卷的…」
  他哪裡有牛奶供人享用啊?要是有的話他不就成了奇怪的人種?
 
  「剛才小卷問我有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吧…我有喔…而且每天都有。」
  笨蛋嗎?好端端的說這種話…
 
  他懶的過問東堂是哪裡來的經驗,說起來他的粉絲俱樂部也不缺乏女孩子的追求,每次比賽都能聽到女孩子為他加油打氣的聲音。
 
  如果說他沒有這方面的經驗才叫人覺得奇怪…
  心情跟著躁動肢體也會跟著做出反應,卷島的手推拒著東堂越來越接近的臉,被拒絕的人吃驚地看著卷島說「……小卷?」
 
  卷島裕介伸手揉弄著綠髮,他露出尷尬的笑容回應「就此打住好吧?」
  就算東堂有經驗又如何?跟他一點也不相干吧…為什麼心情會這麼複雜?
 
  發現壓在下方的人連看也不看他一眼,東堂沒有繼續下一步的動作,反而坐在榻榻米上看著平躺的卷島。
 
  到底要怎麼做…小卷才會明白我的心意。
  小卷會不會一輩子都不知道我對他的心情?我真的不想見到那一天…
  
  為什麼老是露出一副你是受害者的表情…?有經驗的話就不該找我,變成全是我的錯似的。門被拉上了,東堂盡八離開房間,留下衣衫不整的卷島正看著窗外的山上景色,眼裡的光芒卻淡了不少…
 
  他不懂東堂的想法,同樣地東堂也不明白卷島的想法。
  他們唯一合的來……果然只有公路車吧?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