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oodless x ardor
關於部落格
  • 592506

    累積人氣

  • 36

    今日人氣

    39

    追蹤人氣

【雲綱】在乎

  他對澤田綱吉很不爽,幾乎到了快要忍無可忍的地步。
  
  中學時聽慣他喊著自己為雲雀學長,高中也是聽著他喊雲雀學長,現在那個人仍然改不掉習慣。


  「…澤田綱吉……叫我一聲恭彌看看。」這裡再也找不到未敲門直接踹門的人了,注意到對方繃著一張冰冷的臉,青年害怕地坐穩辦公椅差點以為自己做了什麼事情,想不到會被要求這種事情。

  澤田綱吉清了清喉嚨,看了雲雀一眼說「……恭、唔…對不起,我需要一點時間…雲雀學長!」明明只要講出兩個字就夠了,他卻怎樣也說不出口。

  今天的雲雀學長好像哪裡怪怪的……

  他的兩手大力拍打桌面,嚴肅又冷淡的眼神像是要把澤田綱吉看出兩個洞似的,顯然的是青年的答案讓他非常不滿意。他微啟了嘴回應「如果你不想被咬殺就給我叫!」

  多久沒聽到雲雀說著要咬殺自己的話語,他顯得有些訝異,小心翼翼地盯著對方的說「學長怎麼了嗎?」他被里包恩說了十年的廢柴,不代表黨裡的大小事都不去關心,他真的認為今天雲雀真的不太對勁!

  失策了…發脾氣又能改變什麼…?
  他絕對不會說是這傢伙常常叫某鳳梨頭叫的太親暱,對自己卻是如此生疏…等一下被嗅出有什麼醋味的話…

  想到一半便感到頭疼就離開彭哥列的辦公室。將門大力的關上,這道門居然就像沒壞似的恢復原樣,坐在辦公椅上的青年望著那道門,心裡想著好險上次有請人把門做牢固一點。

  澤田綱吉嘴咬著筆、眼睛盯著密密麻麻的文件,腦子裡想的是要怎樣幫那個人慶祝生日。這幾年下來,他漸漸學會在緊急的時刻不能將情緒表露於面。遇到很多威脅自己的事情不能輕易低頭,當然身邊的守護者幫了很多忙,為了不給他們添太多麻煩也必須要改變一點才行。

  拉開抽屜一看,裡面有一袋裝著領帶的小紙袋,他拿起袋中領帶輕輕一吻。
  「不知道恭彌會不會喜歡……」

  送領帶會不會太單調,啊!這個月的薪水已經拿去修門了…
  諸多煩惱都不時在澤田綱吉的腦中一一出現,青年抱著頭仰天大叫。



  碰了一聲,門又躺在地上了。澤田綱吉雙眼睜圓看著平躺的門,看到踹門的人又是同一個,對方快步的朝他的方向走去,一手將他扛在肩膀。看到放在桌上的領帶順手將它一併帶走…

  「那、那個…學長…拜託放我下來…」澤田綱吉用著雲雀能聽到的音量說話。
  眼見他的哀求並沒被受理,青年只好使出那招在耳邊小聲的說「…恭彌…先把我放下來…」

  當他躺在柔軟又能感覺到餘溫的大床時,直覺告訴了自己…不跑走就沒有機會走了。雙手推拒正要壓上的身體,倒是讓對方順勢將雙手綁起來。

  「綱吉…多叫幾聲來聽聽吧…」
  看來,改變的不是只有澤田綱吉,壓在他身上的人也變了不少。二度想要走回辦公室時,湊巧看到青年呢喃著他的名字邊吻手中領帶。

  原來澤田綱吉還是改不掉害羞個性,那都不是很重要…訓練幾天的時間,他就不會害羞和不習慣了。
  從外頭飛回來的雲豆悄悄地飛進來又飛出窗外,仔細一聽還能聽到鳥兒鳴叫著「啊、啊…恭彌……」讓寂靜的天空又多了道聲音,好不熱鬧。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