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oodless x ardor
關於部落格
  • 59531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39

    追蹤人氣

【利艾】哥哥與我(3) FIN










 
 
 
  「喂,艾倫別睡了!快起床──!」他進到了一間充滿機器人及貓頭鷹的房間,柔色系床單上躺著睡相不好看的男孩,艾倫的小臉貼著翅膀圖案的枕頭,高高抬起的臀部讓利威爾伸出了手用力一拍。啪的一聲,艾倫感覺到屁股一陣疼痛努力地睜開眼就醒來了。
 
  「哥哥…早…唔…呼……」男孩一邊說話一邊點著頭,睜開的雙眼又緩緩闔上,利威爾冷聲道「去洗臉!」艾倫點了頭像是明白又像是不明白,反倒在利威爾的面前脫了上衣和短褲,露出了一條小內褲。
 
 
  「……喂!」看艾倫這樣子根本就還沒睡醒,利威爾說話的聲音更大了,男孩睜大了雙眼,趕緊跑去浴室裡面盥洗自己。
 
 
  嘖,這傢伙洗個臉還脫衣服……
  利威爾撿起艾倫脫下的衣服,擱在洗衣籃裡。接著又從衣櫃裡拿出一套全新的衣服以及用艾倫的名義抽獎抽中的限量貓頭鷹背包。要去德國的行李早在幾天前就整理完畢了,雖然中間為了打掃家裡浪費一點時間!想到那一天打掃的經過,對他來說有如惡夢。
 
  他沒想過會在家裡看到沒看過的昆蟲,也是後來才發現這些蟲類都是從倉庫冒出來的!將倉庫的箱子一一歸位,居然看到有一條巧克力餅乾平躺在箱子上面,他的臉瞬間更黑了!除了家中那個小傢伙以外,有誰會做出這種事情?
 
 
  他把艾倫叫過來,男孩承認是他忘記吃完才放那裡的。利威爾沒有處罰他讓艾倫覺得非常奇怪…既然屁股沒有受罪,男孩的心裡也就不去想這件事了。
  「過來…我看看!」利威爾揮手要只穿一條小內褲的艾倫過去,男孩張開了嘴說「額嗯痾牙嗯…(我有刷牙喔)」為了不浪費時間,他直接替艾倫換上乾淨的衣服。幫艾倫準備的衣服是和自己成套的兄弟裝,他穿著英格蘭風格的長版藍色外套,裡面的衣服是淡咖啡色,艾倫只多了一頂棒球帽而已。
 
 
  「把這個背上就可以出門了,行李都放到車上了。」時間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也就不擔心會不會有趕不上飛機的問題。
  坐上計程車後,艾倫好奇的看著利威爾說「哥哥…德國好玩嗎?」一聽到哥哥要帶他去德國讓他很開心,第一次出國就是去遙遠的國家,讓他覺得很興奮!
 
 
  到機場已經是一個小時後的事情,艾倫抓著哥哥的衣服一起移動,利威爾取了可以放行李的推車他把行李放在推車上,便讓艾倫坐了上去。「艾倫你抓好…」利威爾看到艾倫這麼開心,也就任由他去了,行李加上艾倫的重量還真的不輕。
 
  到了機場一般是確認自己要到哪家航空公司的櫃台辦理確認的手續並領取機票,不過兩人是買頭等艙的票券。所以會有專門的櫃檯為他們服務!
  領取機票和護照後,利威爾看還有一點時間就帶著艾倫去買點東西吃,只要一通關裡面賣吃的店家就少很多了。
 
  男孩的手被利威爾牽著,他湊巧看到一家專門賣點心的商店,艾倫小聲喚著身邊的男人,用小小的手指指著放在花車上的點心「哥哥…我要吃那個!」如果是平常的話,他不會讓艾倫吃這種甜度過高的點心,吃了只會讓他的牙齒蛀光光而已。
 
  利威爾卻一口氣拿了三盒不同的種類的點心,艾倫拿著其中一盒開心地在原地跳舞,湊巧有位推著嬰兒車的媽媽走來說「小朋友要好好陪在爸爸身邊喔!」
  女人並沒有別的意思,她只不過把看到的說出來,也是對男孩的一種關心。利威爾卻不是這麼想了!他跟艾倫哪裡像父子了?
  
  「走了…艾倫!」
  「等等我…哥哥!」
  男孩一說話就讓女人傻眼了,他還以為那個人是他的爸爸。兩人找個位置坐下,利威爾先是把包裝拆了,拿出一包香蕉形狀的蛋糕給了艾倫,自己也跟著拿了一包。
 
  利威爾打開包裝、豪邁的咬了一大口。正要咬的時候,身旁的男孩說話了「我想吃哥哥的香蕉…蛋搞?」利威爾立刻吐了出來,還以為這小傢伙怎麼會隨便亂說話,結果是說太慢了…
 
  「是蛋糕…不是蛋搞!艾倫你的吃完再說…」
  還以為是艾倫吃完才跟自己要的,根本連打開都還沒開,利威爾要艾倫幫他拿著吃過的香蕉蛋糕,啪的一聲,打開包裝,利威爾卻看到艾倫吃了他的蛋糕。
  「哥哥也可以吃我的香蕉…唔…好好吃!」
  利威爾已經對艾倫的說話速度感到死心了,再聽下去的話恐怕都要生氣了。吃完後,利威爾習慣性都會幫他擦手和嘴巴。
 
  艾倫露齒一笑「哥哥最好了!」見到艾倫笑的如此開心,等到要分離的那一刻是否會哇哇大哭呢?
 
  「吶吶…哥哥…我想要那個包包…」
  男孩用著撒嬌的聲音對利威爾說話。細長的雙眼瞇著不遠處的包包,他不明白那種騙小孩子的包包有什麼好的!最後他還是買了一個貓頭鷹形狀的包包。
  「艾倫該準備進去了!」眼看時間剩下半個鐘頭,進去裡面還要檢查隨身行李過安檢門的種種過程,最後會有在你的護照上蓋上出境的章。看到長長的人龍,利威爾的臉都黑了!這下不要說是半個小時,等兩個小時都有可能。
 
 
  艾倫抓著利威爾的褲子說「哥哥…好多人喔!」
  看到這麼多人都快不耐煩了,更何況是站在旁邊的艾倫?
  「哥哥你快看…那個人拿著貓頭鷹的行李箱!」利威爾皺緊眉頭,他為艾倫擔心果然是錯的。這傢伙哪裡會不耐煩?實在有太多東西吸引他了。

 
  終於輪到他們要過安檢門和檢查行李的程序,艾倫將貓頭鷹的包包取下放在盒子裡,順著輸送帶慢慢的往前移動。到了中間突然停了下來,負責檢查的人員取過艾倫的包包,伸手一摸是一個裝滿水的藍色水瓶。
  嘖,忘了還有這個水瓶了。
  「這個水瓶你還要嗎?」如果要把水倒光還得走一點距離才能將水處理掉,身邊還有艾倫的情況下讓他做出把水瓶丟掉的決定。
  「那個…我可以把水喝光光。」體貼的艾倫為了不讓哥哥煩惱,打開了瓶蓋就把水一口氣喝光了,在場的大人都不得不為男孩的舉動拍手。

 
  利威爾的手揉著艾倫的頭髮說「你猜到我想把水瓶扔掉啊?」
  艾倫點了頭,他抬起臉回應對方的話「哥哥很煩惱的樣子…」
  有人說小孩的心思是最敏感的,身邊的人只要一有不對很容易就知道了,利威爾伸手捏艾倫的鼻子回答「我扔掉你不會難過?」
  「哥哥會再買新的給我吧?」艾倫調皮的眨了眼。
  他的確會再買一個給艾倫,這個水瓶具有很大的意義。是艾倫第一天幼稚園時買來送給他的。對艾倫來講一定有很多回憶…

 
  折騰了一點時間總算是通過各個程序,一出去就看到有空服小姐拿著寫有他們名字的牌子在外頭等著。
  「哥哥…牌子上面怎麼會有我的名字?」小小的心裡充滿了好奇,第一次搭飛機第一次牌子上寫有自己的名字。
  利威爾一手掩著臉頭痛的說「別問…」
  艾倫點頭附和,既然是不能問的事情就沒再問了。
  不是他不說,而是非常丟臉!全飛機的人就剩他們還沒搭上飛機,這還是他第一次遇過這種事情。
 
  跟著空服員一起行動,兩人終於搭上飛機了。
  
 
  艾倫興奮的坐在舒適的椅子,他按了個鈕,直立的椅子瞬間變為平躺了,男孩開心的站在椅子上看著窗外風景,好幾架的飛機正等著乘客陸續登機,最後起飛。
  被折騰得有些疲倦的人早就靠在椅墊上沉沉入睡了。男孩一手貼在利威爾的耳邊,嘴巴湊近利威爾的耳朵說「哥哥…晚安!」
 
 
 
  從日本到德國需要一段時間,中途並不需要轉機。但光是在飛機上的時間就將近十二個鐘頭左右,還不包括班機延遲跟遇上亂流的時間。所以飛機上的人有些會趁這個機會睡覺,也有人玩飛機上所設置的遊戲、聽音樂、看影片。
 
  至於買了頭等艙的機票又不一樣了,除了位置坐起來比經濟艙要好以外,餐點也很豪華精緻,最重要的是還可以洗澡!
  這對有著極度潔癖的利威爾來說是最佳選擇,當時在訂機票時,一看到這間航空公司備有淋浴間,他立刻就買了兩張機票!
  要他一天不洗澡等於是要他睡在垃圾堆裡一樣。
 
  空服員拿著咖啡壺走來,原本睡著的男孩聽到女人親切問著其他乘客需不需要咖啡,艾倫解開了安全帶、往空服員的方向走去,「姐姐…我也想喝咖啡!」
  都當阿姨的人突然被一名小弟弟喊為姐姐,是多麼開心的一件事情啊!女人笑的合不攏嘴的回應「小弟弟你還太小了不能喝咖啡…等一下姐姐拿果汁給你喝好嗎?」
  這句話他也聽利威爾說過,男孩扁著嘴、鼓起圓圓臉頰,只好默默的回到座位上,他不懂為什麼小孩子就不能喝咖啡。
 
  他的哥哥正呼呼大睡,艾倫是個乖孩子…不會輕易把哥哥吵醒,不過一個人真的很無聊!男孩疑惑地望著利威爾的睡臉,他不知道對方怎麼會想帶他出國?
  而且平常利威爾是不可能會買甜點給他吃的,頂多弄個布丁吃就很不錯了,今天一口氣卻買了三盒!也買了新的側背包給他…小小的心裡覺得身旁的人有事情瞞著他,想問卻又不敢問,就怕被利威爾臭罵一頓。
 
 
  利威爾每天都很嚴格地監督艾倫的飲食,像是甜點的話除非艾倫表現良好才會有布丁享用,不然什麼也沒得吃。
 
  第一次搭飛機的男孩對機上的一切感到很陌生,身邊的人也沒有醒來害他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他一緊張就想要去廁所,下意識地扭動雙腿,又不敢叫利威爾起來…
  湊巧看到方才的空服員從另一邊走來,手裡還拿著一罐果汁要給男孩,艾倫看了女人說「姐姐…帶我去廁所好嗎?」女人微笑的將手中果汁放在男孩的位置上,帶著艾倫去了不遠處的洗手間,男孩看到廁所就趕緊跑進去。
 
 
  睜開眼看了看周圍,注意艾倫有沒有在…旁邊?
  「艾倫?」利威爾解開安全帶、站起身子尋找男孩的蹤影,前方除了一位空服員以外,並沒有看到艾倫。
  不會吧…艾倫這小子!
  飛機就一丁點大,他還能跑到哪裡去?
  
  他也聽過小孩被拐走的新聞,該不會他的艾倫被人拐走了吧?要是有心人要綁架艾倫也不是不可能的,畢竟這孩子一出生就擁有數億身價,如果有人要綁架的話…諸多不安漸漸地浮上心頭。
 
  「嘖,到底跑哪去了?」他已經答應雙親要把艾倫帶去了,這下男孩不見了要怎麼交代?
 
  早知道艾倫會亂跑就不該輕易睡著,利威爾的手指揉著眉心,這幾天看了很多案子加上做家事讓他的體力快到達極限,可是他也忘記了,艾倫是第一次搭飛機!對很多飛機上的事物都會感到陌生。利威爾走到後面去尋找男孩的蹤影,頭等艙是最前端,後面是商務艙再來是經濟艙,為了去找艾倫…他走到了經濟艙。
 
 
  被空服員帶回來的男孩發現利威爾不見了,男孩皺起眉頭、漲紅著臉,眼眶紅潤的說「哥哥……不見了!」
 
  他只是去個廁所而已,回來就發現利威爾不在座位上。男孩緊張的自言自語說「哥哥…不要我了…哇啊!」
  艾倫的哭聲很大,造成不小的連鎖效應。飛機上不只有艾倫還有小嬰兒…男孩一哭,其他孩子也跟著哭了。
 
  「好…不哭不哭喔!」抱著孩子的媽媽紛紛安慰著孩子。
  利威爾見找不到艾倫的人,只好摸摸鼻子回去原來的座位,聽到熟悉的哭聲,他快步的走上前一看是艾倫在哭。
  「嗚…哥哥…你不要我了嗎?」看到利威爾回來,艾倫衝上前抱住對方的雙腿,激動的哭泣著。
 
  艾倫…對不起讓你受驚嚇了。
  他要怎麼對艾倫說出自己要把他交給雙親的事實?
  以為能夠和艾倫一起生活,看到他長大、看到他可以幫助家裡的事業。現在公司的事情太多,他擔心要是把艾倫一個人放在家裡會不安全,所以他必須要把艾倫交由雙親照顧才行。

 
  「你剛才去哪裡了?」他找了半天就是沒看到男孩的身影。
  艾倫擦了擦眼角說「我去廁所…有位姐姐帶我去的!」利威爾摸了摸男孩的頭回應「怎麼不叫我?」
  艾倫吸了吸鼻子說「我想讓哥哥多睡一點…」
  利威爾表情一愣,從艾倫的口中說出的話是多麼地貼心。
  艾倫坐回了座位上後,機上餐點也陸續送來了。
  「哥哥的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艾倫用手指碰著嘴唇,一邊歪頭地望著利威爾的餐點。
 
 
  小蛋糕是隨餐附贈的甜點,利威爾把蛋糕放在艾倫的盤子上。男孩發現自己有兩塊蛋糕,對利威爾露出甜甜的笑容。
  「哥哥…那個紅紅的是什麼?」艾倫發現利威爾的餐盒裡有紅紅的小圈圈,他跟利威爾說想吃,對方卻沒有給他吃。
  「你不會喜歡吃的…」沒看錯的話,那是辣椒。利威爾把那些東西挑出來,他不懂在餐盒裡放辣椒要做什麼。
  看哥哥也沒有把紅圈圈的東西吃掉,艾倫也就沒有多問了。
 
 
  用完飛機的餐點後,艾倫還沒有到很想睡的地步,小小的手指點了前面螢幕,跑出了很多字出來。利威爾替艾倫點選動畫頻道,剛好是前幾天播的貓頭鷹先生節目,猜到艾倫想要站起來跳舞,利威爾嚴肅的說「艾倫…不准跳!」
 
  男孩只得乖乖坐在座位上,眼睛盯著面前播的節目。
  利威爾則是選了平常看的新聞頻道,關心一下這週的國際新聞。
 
  「哥哥…我們什麼時候到德國啊?」男孩覺得待在這裡已經過了很長的時間,他想要趕快下飛機到處跑一跑。
  「很快就到了…看完節目以後先睡一下!」他突然有種感覺…哥哥有什麼事情不讓他知道,想問卻又不敢問。
  終於,節目播完了。艾倫沉下臉用著只有利威爾聽到的音量說「我能一直陪在哥哥身邊吧?」
 
 
  面對艾倫的問題,利威爾沉默了。
  他摸了艾倫的頭說「睡吧…等睡醒就差不多到了」
  雖然身邊的人催促他快睡,不過艾倫怎麼樣也睡不著。
 
 
  男孩口口聲聲說睡不著,最後還是忍不住睡意的沉沉睡去。
  這次換利威爾是醒著的,艾倫是個很聰明的孩子,應該說是他的弟弟才更聰明!難以啟齒的事情一下子就讓他猜到了,他根本就沒辦法隱瞞太久。在機上用了三次的餐點,所附贈的甜點都一併拿給艾倫吃,男孩一邊吃著布丁說「哥哥…好奇怪喔!照這樣吃下去,我一定會蛀牙的。」
  利威爾伸手捏了艾倫的粉頰,冷聲說「要是你不刷牙才會蛀光!」沒有多久就抵達德國慕尼黑機場,利威爾牽著艾倫的手一起下了飛機。

 
  瑣碎的程序處理完畢後,利威爾和艾倫走到出境大廳。艾倫一走出來就看到許久不見的父母。男孩立刻知道是什麼事情了!跑去環遊世界的父母怎可能會出現在這裡呢?一定是有原因的吧…
 
  他的存在就是那個主因。
  「艾倫…哥哥會來帶你回去的。」利威爾沉聲的說道,就擔心男孩會突然大哭。像是早就知情似的,艾倫沒有如往常一樣大哭,他露齒一笑,伸出了小指說「哥哥和我打勾勾…不能黃牛!」
 
  利威爾蹲下身體,伸出了小指和艾倫的小指勾了起來。
  「你要乖乖聽話!等我事情處理完會帶你回去。」站在一旁的父母都搞不清楚誰才是艾倫的爸爸了。艾倫上前抱住利威爾的脖子,小嘴貼近利威爾的耳邊說了一些話。聽到男孩所說的話,身為哥哥的他只會聽聽這些話就好。
 
  「吶吶,我想當哥哥的新娘…」
  由於工作的關係,他負責把艾倫交給雙親後就必須從德國轉機到義大利了,利威爾的手捏了捏男孩的雙頰道「睡覺前記得要刷牙!房間不要弄亂…衣服不要亂丟!」
  
  艾倫的手平放在眉間向利威爾敬禮說「好的,哥哥!」
  利威爾拉著隨身行李離開了,男孩拼命地揮著手直到看不見對方的身影為止。
  他的哥哥是世界上最棒的哥哥了,至少在艾倫小小的內心是這麼認為的。只是看到哥哥離去的身影還是讓他忍不住哭出來了…對他嚴格卻不失溫柔就是他的哥哥,他想要成為配得上哥哥的新娘。
 
 
  艾倫應該是在說笑的吧…
  辦理手續的人充滿疑問地想著,卻不知道男孩說的是真的。
  到底是真是假,就讓未來的利威爾去煩惱吧!
 
 
  十年過後,艾倫也來到十六歲了。
  現在他總算是真的和哥哥一起同居了,上課的時候會由利威爾送去學校,下課在從學校自行回家。
  不變的是,利威爾永遠都忙到很晚才回家,艾倫在寫完作業的時候就躺在沙發上睡著了。寂靜到連根釘子掉落都會發出巨響的屋子讓人覺得格外冷清,從外頭歸來的男人開了門,看到少年正睡得香甜地躺在沙發上,他放慢腳步輕輕地將艾倫抱起來。
 
  少年喃喃的說「嗯…哥哥…我要當哥哥的新娘。」
  利威爾揉著艾倫的頭髮輕聲道「晚安…」  
  這年艾倫十六歲,他仍然把少年的話當成是個玩笑。
 
 
  直到艾倫那一年滿了十八,他向利威爾告白了。被告白的人藉由工作的方便,減少與艾倫打照面的機會。
  一直到利威爾發現艾倫跟同校的男學生走得很近,意識到不對勁!他怎麼能讓以前常常跟在他屁股後面的弟弟被別人搶走呢?
  他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戒指套進艾倫的手指裡,一手攬著艾倫的腰身一起進入夢鄉,不曉得醒來的艾倫看到無名指被人套住了會有什麼反應?想必一定是笑得非常幸福吧…。
          
          
  
 
<THE END>







****





額外的番外(晚安吻)


  電視節目播畢後都會播放一小段的主題曲,反常的是平時都會聽完主題曲的男孩居然先睡著了。

  嘖,小鬼又給我睡在沙發上了!

  他的心中縱使有著說不完的抱怨,做的事情永遠跟想的永遠不同。解開繡有貓頭鷹圖案的圍裙擱在椅子上,將趴著睡覺的艾倫抱了起來,見到如天使般的睡臉想要生氣也都氣消了。利威爾仔細地盯著男孩的睡相,要是艾倫平常也像現在這麼安靜就好了。

  他讓艾倫躺回床上正要回書房處理公務時,衣服卻被一隻小手給抓住了。
  「…哥哥……我的晚安吻呢?」甜膩的嗓音悄悄地從他身後響起,利威爾嘆了口氣回頭低下身親吻艾倫的臉頰一下,手掌輕拍著艾倫胸口示意要他盡快入睡,無奈得到不小的反效果…


  艾倫眼睛睜的圓大地注視利威爾的臉,男孩回憶起今天放學的情況,他看到有好多女孩對著電視的大人說好帥,艾倫不解地歪著頭,對著電視的陌生人喊帥有什麼好玩?

  我的哥哥帥多了!

  「喂!艾倫你再不睡就不管你了…」
  「…我也想給哥哥一個晚安吻……。」
  說著說著艾倫從床上站了起來,墊著腳尖要親利威爾的臉,一個沒站穩要親向臉頰的唇就貼上利威爾的嘴唇。


  隨著時間流逝這件事情也慢慢被艾倫淡忘了,從前會主動討晚安吻的男孩如今也長大不少。負責家務的事情也轉由讓艾倫一一接手,利威爾戴著眼鏡不改嚴肅的坐在沙發上看報紙,艾倫終於擦乾最後一個盤子正打算要去睡覺,看到利威爾摘下眼鏡朝他的方向走了過來。

  「利威爾……?」自從接受對方的戒指,就連稱呼也都省了。眼看利威爾和他的距離越來越近,忽然起了想逃跑的念頭,看似起了這種念頭已經太晚…利威爾早就擋住去路不讓艾倫有離開的機會,他的手輕攬著艾倫腰身、故意咬著耳垂說「艾倫…你不給我一個晚安吻就想去睡?」

  他驚訝的眨了眨雙眼,似乎無法消化利威爾方才說的話語。既然是利威爾的要求,艾倫沒有不去完成的理由,盯著利威爾的嘴唇一秒、兩秒、三秒,最後他終於豁出去了…嘴唇直接地貼上利威爾的唇。

  親完以後,艾倫氣喘迂迂的回應「晚安…唔!」
  比起剛才的嘴貼著嘴,利威爾的晚安吻才比較貼近大人方式的親吻吧…艾倫的心裡是這麼想的。

  只不過,大人方式的親吻…不包括脫衣服這種步驟吧…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