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oodless x ardor
關於部落格
  • 589636

    累積人氣

  • 124

    今日人氣

    39

    追蹤人氣

【東卷】愛上一個人(5)

   就讓這一刻永遠刻在他的心中,畢竟能讓卷島餵他吃東西的次數並不多見。

  「東堂你以後別騎車來找我了咻…」兩人關係充其量就僅是競爭對手,撇除這道關係他們兩人就什麼也不是了。

  還沒咀嚼完的食物瞬間落在草地,東堂盡八表情驚愕地張嘴,目光望著卷島還不時抖動著下唇,身體往後仰了一下似乎是認為對方在開他的玩笑,說到了解卷島裕介的人除了家人以外就剩下東堂盡八了。

  喂喂,盡八你也太誇張了咻…

  卷島本來就自認為不是個擅長溝通的人,要他解釋方才說的話也不曉得該從何說起,他下意識地抓了抓頭,不時盯著東堂的反應,只見面前的髮箍青年還沒回過神。他伸手拍了東堂肩膀,東堂像是消了氣的氣球靠在卷島的肩上。

  難道這一切都是他自作多情,小卷才會對他說這種話?

  「小卷…大笨蛋!」這是多大恥辱?他喜歡的人不喜歡自己暫且不說,從箱根騎車到千葉得到的是要自己別騎車找他的一句話…

  目送東堂盡八騎著公路車離開,卷島裕介有種鬆口氣的感覺,東堂每次說出來的話都會讓人無法平靜,他就是其中的受害者。

  也許他剛才說話太直接了,但這是唯一能讓東堂盡八不再繼續纏著自己的唯一方式。競爭對手的感情太好,在比賽中只會成為絆腳石罷了!

  東堂聽到卷島說的話固然不滿,公路車騎到一半的途中便停下來了。

  曾經一度以為跟小卷的感情能一直好下去。但是,一個巴掌是拍不響啊!

 

  東堂嘆了長氣,身體微彎地向前一傾,目光注視著從山上看下去的景色,忽然一陣強風吹向東堂,夾帶的風沙使得東堂沒辦法睜開雙眼。待強風減弱後,他繼續騎車沿著上山的路程回去,東堂發現處理的鳥兒屍體已經不在原處了。

  不過,他的眼前出現沒見過的小路,他所熟知的山中傳說不在少數,遇到未知的小路當然是不能輕易前往,要是在山裡迷路那就不好了!

  「不會吧!都騎這麼久早該下山了。」東堂的語氣非常訝異,眼看太陽就快下山了,他還在原地打轉。讓他感到詭異的是並沒有看到卷島裕介騎公路車下山,一種是他的小卷還在山頂看風景,第二種就是小卷騎公路車下山了。若是後者的話,東堂盡八就確定迷路了。

  無論他怎麼騎著下山的路程,出現的是那條小路,彷彿就要他騎進去似的。

  可惡!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受不了一直在下山的地方打轉,東堂盡八決定要騎進小路一探究竟,正準備要往小路騎去時,背後傳來熟悉聲音,語氣聽起來很像他所知道的那個人…

  「盡八不要過去…不要過去啊咻!」

  東堂的衣服被向後一扯,整個人倒向後頭。抱住他的是不可能會在這時間點出現的卷島裕介,他騎的公路車就在兩人眼前掉了下去。

  他一點頭緒也沒有,順著上山的路程騎回去,一直在原處打轉,看到未曾見過的小路,結果準備要騎進的小路竟然是死亡之路?

  卷島的胸口被撞到隱隱作痛,要是他沒抓住東堂的衣服,那自己就會看到東堂連人帶車一起摔下去了。「叫了你好幾聲都沒有回答我咻…唔…好痛!」卷島吃痛的發出哀嚎,眼淚不聽使喚地落了下來。

 

  東堂盡八趕緊從卷島身上爬起,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對方哭泣的模樣。

  「小卷的眼淚好美…是擔心我而落下嗎?」

  「囉、囉嗦…我才沒哭咻…」

  一心想讓他們兩人的關係別太好,但他沒想過說的那些話會讓東堂盡八失了魂,連回去的路都沒辦法好好的騎,還直往路斷掉的地方騎去。好險是公路車沒了,如果連命也賠上…他會自責一輩子的。

  公路車沒了說明東堂盡八必須走路下山,被撞到胸口疼痛的卷島同樣地也無法騎車。卷島只能牽著公路車和東堂一起走路,兩人一路沒有交談,氣氛莫名尷尬。幸好距離山下路途不遠,依兩人的腳程很快就下山了!

  在山裡是絕對不提禁忌的,卷島的手揉著太陽穴說「東堂你剛才沒聽到我叫你嗎?」東堂盡八搖了頭,他根本就沒聽到有人叫他!不管如何騎車都下不了山,內心一股恐懼感油然而生,東堂的臉色瞬間一黑。

  「該不會是我長得太美型了,所以被忌妒了?」除了這種解讀,東堂想不到其它說法了。卷島摀住右邊耳朵,要聽沒營養的發言還不如不聽比較好。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