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loodless x ardor
關於部落格
  • 59530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9

    追蹤人氣

【東卷】你的身邊一定有我

 


  高掛在天空的太陽隨時都有種會將人吞噬的感覺,不停冒出的汗水順著兩頰緩緩滑下,包覆著身體的運動衫也已經被汗水洗禮了一番,全身濕濕黏黏的好不舒服。
 
  坐在岩石上的青年看著一望無際的蔚藍海岸,突然一陣的喧嘩聲打亂了欣賞風景的雅興,他往喧嘩聲的方向一看發現有好幾名小孩正開心地說著他聽不懂的話語,紅色塑膠袋和魚網一只,不用猜想也知道這些孩子在做些什麼。
 
  卷島裕介的頭戴著一頂很大的帽子、胸前掛著一台攜帶型的風扇,他將墨鏡摘下也一同去湊了熱鬧,具有身高優勢的他很快就知道那些孩子撈到什麼生物了。裡面都是小型的軟骨生物──水母,其中有名小麥色膚色的孩子注意到卷島,便拿了一個塑膠袋隨手抓了一袋水母給了卷島裕介。
 
  天哪…這要怎麼吃啊!
  卷島的手指搔了搔臉尷尬地笑說,「咻…咻科倫*…」畢竟是當地孩子的好意也不好拒絕,想起了在書上有看到謝謝的說法,咻的發音就像平時的尾音一樣,得到笑容的孩子開心地圍繞在卷島裕介的旁邊。
 
  我的小卷居然比我還受歡迎……小鬼頭離我的小卷遠一點啊!
 
  他去買兩瓶水回來就遇到了這種情況,被雜貨店的大嬸強迫推銷商品,費了一點時間才好不容易回到卷島身邊。正要去把卷島拉回來時,聽到馬路一聲急煞車的聲音,卷島跟東堂兩人一起跑去看了情況,發現馬路上多了一灘的水、破掉的塑膠袋以及死掉的生物。
 
  他們雙雙站在路邊卻又不曉得要怎麼安慰被撞倒的孩子,卷島決定把裝有水母的塑膠袋送給受傷的孩子,接收到禮物的孩子開心地抱住卷島的大腿說,「咻科、科盧卡…唔哇…」
 
  東堂呆愣地看著孩子離去的背影說,「他該不會現在才覺得痛吧?」卷島揉了揉鼻子,他怎麼會知道孩子的想法?只知道說這些孩子一定是沒有錢才會來抓水母吧…
 
  「喂,盡八你沒走斑馬線就過馬路了吧?沒看到這裡的車子很危險嗎?」雜貨店就在對面的方向,他大概可以猜想得到東堂是從這一端跑到對面去的,方才有這麼好的一個例子,希望東堂可以稍微警惕自己一點。
 
  「哈哈哈…我就知道小卷是最愛我的!欸…小卷別走啊!!」他會來到這裡可不是聽東堂說些有的沒有的,趕快解決老頭丟給他的作業比較要緊…
 




  說起來,這裡的馬路還真危險啊!卷島裕介內心思考著,看到有很多人都直接穿越馬路,行駛的車輛也沒有放慢速度,要是不幸被撞上就糟糕了。
 
  「吶,小卷你應該穿上我買的黑色長袍了吧!」回飯店的路上看到許多人的眼光都放在卷島裕介的身上,細長的綠髮和一抱就會折斷的纖細腰身,臉上還有兩顆美人痣,睫毛也不短…隨便眨幾下眼就能放出強烈電波,這要他怎麼能不擔心?
 
  說起黑色長袍,那是屬於一種信仰,他是男的根本就不用穿上附有頭紗的長袍,卷島回過頭說,「吵死了咻…再吵就不准你睡我的床上…」
  
  東堂噤聲,因為他不想跟今夜的自己作對!長袍是一種代表性的宣示,他所認定的情人就只有自己能看,別人看不到也碰不到…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